3分彩怎么玩欢迎您的到來!

主頁> 研究報告>行業研究>

悲催的“股票型公募基金”

中國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鈕文新

責編: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1期)

一天,和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總經理胡立峰聊天,說到近年來中國基金業發行情況時,他向我展示了一系列圖表,并表達了自己對中國公募基金的規模、結構、收益等一系列問題的看法。其中,這張圖讓我看了,深感心寒,雖然它只是公募基金的一張結構圖,但卻從另一個角度反映了近10年中國金融市場的一些問題。

圖中顯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募基金總資產規模當中,貨幣市場基金占據了59.19%的份額,而債券、混合、股票——資本市場基金合計只占40.06%,另有特殊基金占有很小比例被列入其他范疇。特別讓人感觸的是:股票型基金占比只有6.06%,就是圖中最小的、綠色的、規模只有貨幣基金1/10的那個部分。

胡立峰提供的數據顯示:2007年,在中國股市的流通市值中,公募基金占比為28%,而現在只有3.98%;同期,所有公募基金持有股票市值2.47萬億元,而現在只有1.78萬億元,減少約7000億元。為什么出現這樣的情況?一些人可能會不假思索地指出,公募基金不能給投資者帶來收益,那誰會愿意留在那里?但事實恰恰相反,統計顯示,過去10年,主動型股票基金凈值平均上漲46%,而同期滬深300指數下跌20%。

當然,這些年私募基金大規模發展,分流了一部分公募股票基金規模,但從統計數據上看,截至3月底,私募基金持股市值不過9735億元,把公募、私募加總,持股市值也不過27535億元,相對于當時不到45萬億元的股票總市值而言,也不過占了6.12%。另外統計數據還表明,中國老百姓持有資本市場基金(股、債、混)的規模,10年間減少9142億元,而機構投資者持有增加2.4萬億元以上,機構對資本市場基金持有量占比61%。

可見,原來股市絕對的主力投資者,現在已經淪落為“弱勢群體”了。這難道不是中國基金行業的悲哀嗎?難道不是中國全體金融業界的悲哀嗎?為什么是悲哀?首先,基金原本就是專為中小投資者設置的投資工具,但現在,在投資能力遠勝當年的情況下,卻被中小投資者拋棄;其次,結合銀行儲蓄增幅不斷縮減,甚至個別時點負增長的情況看,社會公眾在貨幣市場投資規模過大,過多占用有限金融資源的結論無可辯駁,一個金融機構調劑貨幣頭寸的市場,變成了最大的公眾投資市場,大規模金融空轉嚴重擠壓著資本市場的生存空間。這難道不是中國金融“脫實向虛”的根源?難道不是中國金融市場的悲哀?

其實,從公募基金的現狀還可以看到另一個殘酷的現實:中國公眾金融投資的風險偏好急劇萎縮。中國經濟要創新發展,要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但貨幣金融膨脹、資本金融萎縮會讓它失去支撐,失去動力。

一個民族要真正成為創新的民族,其不可或缺的前提是:其國民必須具有科學而強大的投資風險偏好。當我們積極推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同時,國民投資的風險偏好卻在不斷降低,這難道不是中國金融發展的一大缺失嗎?

通過大力度的監管強化金融市場的風險化解和防范無疑是正確的。但如果不能引導國民正確地識別和科學地控制風險,同樣會破壞中國金融市場投資“風險與收益”的對稱性,同樣會扭曲中國金融市場結構,對中國經濟的未來構成威脅。

所以,金融管理者一方面要強化監管,盡可能鏟除威脅投資者的風險元素;另一方面,讓市場自然的風險釋放教育投資者,增強投資者風險意識正確引導投資者識別風險,建立適合的科學風險防范手段。但更重要的一個方面是:管理者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能因為自己的作為而弱化投資者的風險偏好。

許多人認為,風險偏好是投資者自己的選擇,金融業界提供金融投資品只需考慮投資者需求和自己賺錢的路徑,而根本不必考慮國家發展的戰略要求;至于監管,在治理整頓的名義之下,將風險全部施加給投資者,這是用市場對投資者進行風險教育。這樣的觀點和行為無論是對國家,還是對投資者個人,都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自利行為”。往往會把金融市場治理整頓變成了“恐嚇”,進而對投資者風險偏好構成巨大損耗,甚至那些“嘔心瀝血”的基金管理人也被無限質疑。

股票基金的懦弱不是基金的問題,而是中國金融投資者對股市信心不足的問題。為什么對股市信心不足?這是金融結構惡性循環的必然結果。什么是金融結構惡性循環?以貨幣基金為代表的貨幣金融無限度膨脹,侵占過多金融資源,而使資本金融,尤其是股權金融市場投資資源不斷萎縮;股市失去足夠的資金支撐而越發疲弱、震蕩不休,導致投資者信心嚴重受挫,并將越來越多的錢放到貨幣市場去安全套利;流入貨幣市場的錢越多,投資于股票市場的錢越少,投資者風險偏好越低,這就是惡性循環。

那又是什么原因導致金融結構惡性循環?當然有股市自身的問題,但那不是主要問題,關鍵在于宏觀經濟政策——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長期錯配,利率“雙軌制”,金融監管放松導致非法金融叢生分流金融資源,等等。這一切,都到了必須立即糾正的時候了。


2018年第2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1 2 下一頁

文章來自:

大家都在看

相關推薦


3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