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彩怎么玩欢迎您的到來!

主頁> 研究報告>行業研究>

中國金融業如何來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金|融|關|點

文| 關浣非

責編:陳惟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18期)

金融活動向來具有效率激勵與效率約束雙重作用,其活動取向既會影響經濟增長結構,又會影響經濟增長效率,更會影響經濟增長導向。金融業如何對經濟活動產生影響及影響有多大,歸根結底取決于金融業自身的供給能力,這既包括金融業供給的總量,又包括金融業供給的結構及協同程度,還包括金融業的供給層次,更包括金融業供給的效率。

平衡的、充分的、完善的金融供給一定會對經濟增長產生上佳影響,反之,一定會對經濟增長產生不利影響。中國的金融供給雖然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對經濟增長發揮了較大的推動作用,但因總體供給水平不高,在促進經濟增長效率提升及引導經濟結構轉型方面仍存在較大的改善空間。?

中央之所以提出中國經濟由高速度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不僅是因為中國經濟供給與需求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差距,更主要的是多年來中國經濟一直在以一種粗放的模式發展,資源消耗水平居高不下,全要素生產力提升乏力,經濟增長環境代價沉重,實體經濟發展基礎日趨薄弱。而這與金融業應有的效率激勵和效率約束兩大功能未能充分發揮有非常大的聯系。

就提升中國金融業供給質量來說,有關方面需前瞻性地考慮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對中國金融業必然產生的服務供給要求,通力合作,系統謀劃并解決好下面一些問題:

一、超前謀定中國現代金融體系建設。金融體系的構建既事關金融業的服務功能及供給能力,又關系到金融業各組成部分的協同默契,還關系到金融業的發展速度和效率。

中國的現代金融體系必須以專業分工明確,服務方式便捷,供給層次深闊,風險控制到位,各市場聯系契合,多元滿足實體經濟發展、財富管理、風險緩釋需要為目標,從制度建設、技術應用、產品和服務提供、風險與效率控制等關鍵方面入手,圍繞金融調控體系、金融組織體系、金融市場體系、金融監管體系、金融環境體系等高標準建設現代金融體系各組成部分的基礎、框架、作用及反饋矯正系統,借此全面提升金融業供給質量。??

一個好的金融體系,應包括對經濟增長及其效率、對資金供求反應靈敏的貨幣供給體系,以及無死角覆蓋監管對象經營風險的金融監管體系;包括覆蓋廣泛全面、供給層次分明的間接融資體系及充分有效的股權、債權直接融資體系;包括可滿足企業、金融機構甚至個人在全球范圍內動員貨幣資源及進行財富管理的服務體系;包括各類財產及預期收益的保障體系;包括對沖各種市場風險及信用風險,如利率、匯率、通脹、市場波動、信用違約、存量投資萎縮的風險收益保護體系;包括在全球范圍內便捷暢達的支付體系和結算體系。這些都要求監管機構和各金融專業機構比照國外先進的金融市場、金融同業,分階段地確定中國自身應彌補的金融市場內容、供給產品、機制及規則,不斷提升中國金融業在國際經濟活動中以及在金融市場上的競爭力。

二、優化中國的間接融資體系,切實降低社會融資成本。融資難、融資貴,這是多年來一直被社會詬病的金融供給問題。國內商業銀行在資金配置問題上一直在效率和風險兩個因素上有失平衡,因自上而下的問責機制,國有銀行可能更多考慮的是所謂安全因素,更多的信貸資源投向國有背景的企業,這也是導致國企負債水平一路上升乃至資金被閑置、被轉手獲利或者被粗放使用的原因,也是導致社會資金二元結構愈發嚴重的原因;一些股份制銀行無論從資金量上還是資金價格上都無法滿足國企的需要,只能選擇那些風險較高的客戶,而由于資本充足率、存款準備金率、不良資產撥備覆蓋率等監管指標的束縛,可配置的資金不僅量上有限,領域也相對狹窄,資金價格自然高于市場平均水平;處于被整頓狀態下的互聯網金融,因其資金來源有限且成本較高,故其放貸給借用對象的價格必然會更高。

從各種背景的資金占用效率上看,國有企業、政府在資金要素使用效率上一直不盡如人意,一些私人資本較長時間以來利用監管疏漏、監管俘獲、政府粗放式配置資源來獲取超級利潤,也不會有資金使用效率可言。

這種在供求兩端都缺乏資金使用效率約束的二元性結構矛盾必然導致整個社會的資金成本長期居高不下,也是未來提高金融業供給水平必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首先從供給方面看,金融機構應通過負債渠道、區域、負債金融工程技術應用的多元化努力,降低自身的負債成本;通過嚴謹的風險流程控制及高水平的風險管理技術應用,系統降低自身的風險成本;通過服務外延的場景化、智能化批量獲客,智能化準確判定客戶潛在需求,推送資產管理等金融產品,全方位降低自身的服務管理成本,大幅減少網點及相關人員的投放,降低自身經營發展的剛性成本,并最終達到降低資金占用成本和配置成本的目的。

從資金的投放對象方面看,金融機構要依據資金占用者風險和資金使用效率的不同,在投放量上和價格上有所選擇、有所取舍。對待風險程度較低、但資金使用效率也很低的資金占用對象,金融機構一定要摒棄“壘大戶”觀念,對這類客戶若能在量上有所控制,實際上也就避免了資金濫用,也為資金的有效供給創造了可能;而對那些處于非實體經濟領域的客戶,特別是那些過多涉及資產投機的客戶,不僅要考慮它們的經營性風險,更要衡量它們的法律風險,在資金投放上要加大法律風險權重的砝碼;而對那些已出現問題的客戶,要準確判定客戶出現問題的原因、對客戶生存發展的影響、維護與客戶關系的代價,或精心施救,或果斷放棄,以免越陷越深,擴大不應有的資金投放,進而降低資金使用效率;對待出現嚴重問題的客戶,要記住如同給瀕死的人打強心劑,只會加快身體器官的衰竭。

三、切實提升資本市場效率,著力完善籌集權益性資金的機制。發展資本市場旨在解決兩個問題:一是籌集長期資金的機制,二是著力完善籌集權益性資金的機制。要解決資金有效直接供給問題,根除中國投融資體系的弊端,必須建立長期的、穩定的籌集權益資本的機制。從較長期限觀察,國外的股票市場會表現出一條具斜度的上升曲線,但中國的股市數年如心電圖一樣上下波動。中國的證券市場之所以多年來發展緩慢、效率低下,歸根結底是始終未能解決信息披露失真和價值成長兩個根本性問題,證券發行人在上市和證券存續期間存在信息披露失真現象,上市企業能在價值上予以小股東回報的不多,整個市場一直表現出所謂的散戶投資者結構,所有的投資者都抱有一種短期投機的心理,沒人敢在中國的股票市場做長期參與的準備。

說到底,這是市場的信用環境出了問題。一方面是因為一些所有制背景的企業在中國資本市場發行證券是一件極為不易的事,一些企業為此支付了不該支付的費用、經受了不該經受的磨難后,一定會產生自尋償心理,一定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彌補回來,主動搞好企業、實現價值增長的動力不會很足;另一方面從監管制度層面對證券發行人信息披露失真及發行人不能對投資者恪盡職責尚缺乏嚴密有力的約束。

發展中國的資本市場,特別是發展籌集權益性資金的市場,一定要從保護投資者權益的角度出發,圍繞約束證券發行人及關聯方準確披露信息和恪盡促進企業價值成長之責建立更為嚴謹的監管制度,提高證券發行人及關聯方欺詐發行的違法成本,建立迫使證券發行人回饋投資者的倒逼機制,包括對證券發行人控制者薪酬及對投資者派息的約束。同時,盡快打通優質海外上市企業回歸A股的道路,給投資者更佳的投資選擇,真正發揮資本市場效率杠桿作用。

四、金融機構要密切關注社會不斷涌現的金融新需求,適時滿足社會各階層的金融服務要求。中國是個經濟總量、社會財富總量急劇擴大,經濟結構日趨復雜,經濟活動國際化程度日益上升的龐大經濟體,自然會不斷滋生新的金融需求,既包括量的需求,也包括不同內涵、不同層次的需求。

瑞信研究院剛剛發布的2017年度《全球財富報告》顯示,在世界11億中產階層人士中(財富介乎10000美元至100000美元),中國所占比例由2000年的12.6%迅速升至2017年的35%。預計中國的家庭財富或以每年約6%的速度上升,至2022年達到39萬億美元,將成為未來5年全球財富增長的主要來源。這無疑昭示著中國財富管理的巨大潛力,也意味著中國金融業面臨巨大的財富管理服務挑戰,這樣的金融需求是同質化的金融服務無法滿足的,金融機構必須在提升多區域、多產品、多幣種服務能力上有所準備才能有所作為。

同時,目前中國的普惠金融覆蓋范圍依然有限,不僅指城市的中下層人士仍未充分獲得普惠金融服務,農村百姓更亟需得到普惠金融的惠澤。筆者今年春節期間在東北地區了解到,農村大病保險、理財產品、種植養殖保險等在農村都是大有需求的。

五、積極構建與時俱進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提高服務供給質量,意味著金融業要步入前所未見的新領域,面對前所未見的新風險,這一方面要求金融機構本身要謹慎分析進入新業務過程中會遇到的各種風險,形成風險管理預案,防患于未然;另一方面也會對監管帶來適時提供制度供給的要求,除了要求監管部門對金融機構進入新業務領域有一定的包容,容許金融機構在風險可控的條件下積極做出嘗試和拓展,更重要的是監管機構要能及時填補和完善監管制度,支持金融業不斷提高服務社會的供給能力。

以影子銀行為例,自去年開展金融整頓以來,某些金融套利活動被冠以影子銀行名義,一時間對影子銀行人人喊打,避之唯恐不及。殊不知國內的影子銀行同國外的影子銀行在操作內容及方式上存在較大差異。國內的影子銀行是指一些機構從銀行渠道獲得了資金,轉手又以委托貸款、信托融資、資產管理計劃等形式通過銀行渠道或不通過銀行渠道投放實現獲利的一種金融套利行為。而國外的影子銀行,常指那些自己在貨幣市場上組織資金,之后向自己的企業或個人客戶提供具有期限或信用轉換功能的融資及產品服務的經營行為。其交易活動大多以批發形式進行,且基本上都是在銀行體系外進行交易,是整個金融市場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組成。

國際金融穩定理事會曾發布覆蓋29個司法管轄區的年度全球影子銀行趨勢和風險監測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年底,受監測轄區金融資產總額達到336萬億美元,其中非銀行金融中介資產(MUNFI)達到160萬億美元。全球狹義影子銀行業務規模增長7.6%至45.2萬億美元,在MUNFI中占比為28%,在全球金融資產中占比達13%。

從中國現實的情況看,影子銀行是一種不可逆轉的客觀存在,基于提升中國金融業供給能力和完善金融市場結構考慮,金融監管機構未來要做的是如何對影子銀行做出適當引導,揚長避短,防止影子銀行過度發展可能衍生的風險沖擊,讓影子銀行在一定的籠子里發揮積極的作用。

(關浣非,某國有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曾在香港及內地創建多家產險、壽險公司并任董事長、總裁。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18期封面

1 2 下一頁

文章來自:

大家都在看

相關推薦


3分彩怎么玩